木洛洛洛子

qwq

【薛大】①BIU BIU BIU

陳大絮叨:

原创。
圈地自萌勿扰蒸煮。
cp可逆不可拆体。
吐槽:之前发了一遍…因为是半夜三更写的…有点没有逻辑…所以重新写了一下…在期末考试的时候用草稿纸写的…感觉监考老师(女)也是个同行…看了一会就走开了…('・ω・')
前戏:《我想和你唱》录制结束后的酒局。
    酒吧的大包厢,十来人三三两两地碰着酒杯谈天说地,有些震耳的音乐也没能盖住那些乘着酒性畅聊的人声,酒气混合着烟味充斥在空气里。变幻的灯光透过缭绕的烟雾变得昏暗,晃过一撮不起眼也不安分的绿毛…
  “不 不是,我跟您说…”带着七分忽悠三分认真的声音从绿毛底下传来,笑眯了一双孩子似的眼睛,大张伟的脸微红,“薛老师吧,他是这样。 他特别喜欢穿那种小清新小男神的衣服你知道吧? 就 就是那种一看起来‘哇 禁欲系啊 什么忧伤小王子啊 ’ 那种…”也不知道身边的人跟他说了什么,惹他笑出了声,头上的绿毛被晃得前后地摇,“对对对!他就是穿得正儿八经,人却老不正经的那种人…啊我?我整好跟他相反啊 诶对 所以说,我跟他压根就不是一路的啊。” 手里拿着不知谁偷换给他的酒,大张伟笑得有点傻地反驳别人说他和薛之谦很像。
  “噗…什么鬼啊!哈哈哈哈不要脸!”隔着一个人,薛之谦恍惚中听见大张伟的话,笑弯了腰,伸手越过那人使劲拍了下大张伟的大腿。
    大张伟不自觉地缩了下腿,嘴上却没停着,转过头笑着对上薛之谦的眼睛,“哎哟喂 夸您好看还不成…”
“…有你这么夸人的…”薛之谦脸上挂着笑,眼睛像浸过水亮亮的,伸手轻推了一下大张伟的肩。
   坐他们中间的人(看文的你)终于受不了了,撂下句“不就喝了几个老薛么…遍地发狗粮…”便另找了个位置坐。
   薛之谦移了下位置,坐到大张伟身边,手一抬搭大张伟肩上,听他瞎扯,听到好笑的话就不自主地笑趴在大张伟肩上,大张伟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顿时满满的调侃,“哎哟瞧瞧薛老师这脸 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来来我数数今晚喝了几个您来着~”
   薛之谦忍俊不禁,捶了他一下,“数个鬼啊!喝多了的是你吧!”
  大张伟突然凑他耳边,得意地笑着奶音带着沙哑,有些神秘地说“喝懵圈了吧您…我就喝了几口,这是绿茶…”说完又窝回沙发,举起杯子一口闷。
  薛之谦的确懵圈了,大张伟凑过来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酒气扑来,可是酒气中还带着股淡淡的绿茶的甜味,他一张一合的嘴唇不小心碰到薛之谦的耳垂,凉凉的软软的,跟他的奶音一样,撩得他有点慌…
  他看见大张伟眼神有些失焦,盯着他扯开了的衣领,以及他砸吧砸吧喝了酒红的过分的嘴唇,上面带了酒渍,昏暗的视线里发着朦胧的光。
  不自觉的舔了舔唇,薛之谦感觉有点口干舌燥。
  “天?!…怎么醉成这样了…”大张伟的经纪人走过来,表情顿时有点方…
  “他好像…把酒当成绿茶喝了…”薛之谦回过神,尴尬的咳了下,回答她。
   迎姐一脸为难,“我这还有事没办呢,还打算告诉他先走来着…现在醉成这样也不好放他一个人待着…唉…小祖宗…”
  “唔…我还没醉呢…别乱说…”慢吞吞的奶音,大张伟揉了揉眼睛,有些晃悠地坐直,眼皮却抬不起来,接着脑袋一歪,倚着薛之谦就睡了。
   薛:“……”
   迎:“……”
  “要不…”薛之谦感受着脖子右边传来的湿热的呼吸,有些僵硬地说:“让他去我那待一晚?…”
  “好…他喝多了会有点闹腾…拜托你了…”迎姐无语地看一眼大张伟,拜托完薛之谦就走了。
   “大老师?……你还能走吗?…”薛之谦没敢扭过头去。
    “我…我没醉…恩…”绿茶的气息窜进鼻子,贴着锁骨的嘴唇一张一合, 撩人的声音混合着湿热仿佛渗进皮肤里。
    薛:“…我知道了…您别说了…”
 
  

【团宠撞上桃花劫】①

陳大絮叨:

原创。
圈地自萌 勿扰正主。
主智障but副多,洁癖勿食。
吐槽:开个新坑,剧情NP,主走薛大。文笔渣,正在学习中,请多指教啦~然后…卤煮要打暑假工,更新速度不敢保证…先来点儿预热,怕有人水土不服…标签只加这一次。【_(:з」∠)_mua】


   六月。
   烈日火辣辣地在街道上翻滚着热浪,稀稀拉拉的行人用手挡着脸,踩过热烙铁似的水泥地,躲进街旁成行的树荫下。
   斑驳的阳光不死心,透过绿叶的间隙悄悄落在大树底下的人身上。
   那人动了动,斑点晃到了他的头顶上,莫名叶色中参了一抹绿。
   “…不 不是,那你今晚不回来吃饭了吗?”少年的声线带着点儿幼童的奶音,那撮绿毛往后一仰,露出一张孩子气的脸,几道鱼尾纹也没能显示他的年纪,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想抱着宠。
   这张脸此时微微瘪嘴皱着眉,有点委屈,“哎哟喂你一星期才回来一次,放这么一天假还要去工作,太累了吧…也不管大哥心疼吗?”
    手机那头传来少年干净磁性的声音,“对不起啊张伟哥,我今晚尽量争取早点回家…嗯…回去的时候给你带培根汉堡好吗?”
    一根呆毛立刻竖了起来“行行行!…(急刹住激动)可是,你二哥不会让我吃的(´╥ω╥`)…。”可爱的脸很是沮丧,大张伟抓抓头发,把呆毛顺了下去。
    自从一星期前大张伟因偏食吃坏肚子后,白敬亭就开始控制他吃垃圾食品的次数,不许他挑食,也几天没往餐桌上放培根了…
   虽说四弟王嘉尔离放假回家还有几天,但大张伟感觉他已经提前进入弟弟假期模式…
    千玺的轻笑声透过手机传来,正经里有些调皮的意味,“没事,咱们偷偷的吃。”
   “好嘞!”大张伟笑得眼睛眯起来,声音里带了股得意劲,“那就十点教功课啊~(´,,•∀•,,`)”
    远远有人叫他,千玺无奈的跟他道了声别,“好。那我先去忙了张伟哥~”等听到那头一声不情不愿的‘好吧’,千玺才挂了电话,盯了手机几秒,放进口袋,往远处走去,笑容渐淡。
    大张伟把屏幕暗下去的手机塞进衣袋里,哼着小调儿等车,很是开心。
   他是个网络写手,今天被编辑约出来面谈,因为不会写肉,卡文了,企图废话几章把肉往后拖延,被发现了,遭到了批评,又听闻最喜爱的幺弟不一起吃晚饭,本来他是很不开心的,但幸好有培根吃…
   有培根=灵魂完整=人生圆满。
   喝了口手里的康师傅绿茶,坐上了拦下的TAXI,车内空调凉凉的很舒服,他往椅背上一靠,大爷似的,“师傅,回家!”
    出租车司机:“???”
    “哦!那个…去xxx路xxx住宅…´_>`”反应过来,大张伟涨红了脸。
     “整啥幺蛾子嘞…”司机嘀咕了一句,车开了。